当前位置 首页 门事件 《深圳市儿童医院八毛门事件》
八毛门,2011年9月7日曝光,一个出生仅6天的婴儿无法正常排便,深圳市儿童医院建议做造瘘手术,全部费用需10万元;而学医的父亲陈先生拒绝了手术,到另外一所医院仅开了0.8元的石蜡油,即缓解了孩子症状。10万元手术费与8毛钱间的巨大反差,引起公众对此事的极大关注,该患儿最终诊断的确为先天性巨结肠,当事人事后已做道歉。
八毛门

事件简介

2011年9月5日龙岗一牙科诊所医生陈先生向媒体报料称:8月19日刚出生的儿子因腹胀,21日转入深圳市儿童医院,24日,医院出具病情告知书,告知孩子有肠梗阻、小肠结肠炎,疑为先天性巨结肠。建议进行造瘘活检手术,手术费超过十万。
  陈先生签字拒绝手术,25日带儿子到广州市儿童医院就诊,称接诊医生开了八毛钱的药,“孩子就治好了,能吃能拉”。陈先生怀疑深圳市儿童医院过度医疗,要求医院撤销科主任,退还3900元住院费,赔偿10万元。
  此事引发网上热议,基本上都是一边倒地指责医院。 事件随后引发医患信任危机,深圳市儿童医院多名患儿因“八毛门”事件影响,患儿家属拒做手术,导致病情恶化。 9月7日,深圳市儿童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称,所有诊断治疗符合诊疗规范。患儿在广州和深圳是处于不同疾病阶段,当时要求患儿做造瘘活检手术有指征。10万元手术费用的说法是家长杜撰,医院从未提过,手术约需两万。
  9月12日,该患儿因病情反复,再次进入广州市儿童医院治疗。 9月12日,曾引发广泛关注的“8毛门”患儿因“腹胀严重,还影响到呼吸不畅”再次来到广州市儿童医院。广州市儿童医院称症状较重,两次洗肠后家长签字要求出院,患儿家长称复诊后出院回深圳,现在孩子挺好的。
  广州市儿童医院接诊医生表示,虽然未最终确诊,孩子患上先天性巨结肠的可能性很大,这种病光靠灌肠是无法解决问题的,还是建议尽早手术治疗。 2011年10月20日,患儿在武汉同济医院小儿外科被证实患先天性巨结肠,已做手术。 “八毛门”舆论关注的焦点,由谴责“过度医疗”转为反思医患关系。 八毛门

各方回应

深圳儿童医院

深圳儿童医院倍感困扰。在“八毛门”事件曝光后,社会舆论一时间哗然,给该院带来巨大压力。
  5日内接连出现了三起家长拒绝手术治疗的病例,而这在该院以前是非常罕有的。该院外二科任锋医生说,2011年9月10日下午2时,任锋接诊了另一名10岁的阑尾炎患儿,当时出现了局限性腹膜炎,符合急诊手术指征,但家长拒绝手术要求再观察两三天,还质疑“难道药物不能治好这个病吗?”医院只好继续每隔几个小时进行例行观察,而到当日下午5时左右,女孩症状明显加重,而直到晚上11时30分左右,孩子疼得满床打滚了,家长终于同意手术。在手术中,医生发现孩子阑尾已膨大至拇指粗,“再过几个小时就可能穿孔了”。 深圳市儿童医院无奈地发出呼吁,希望“八毛门”不要对市民的就医理念造成负面影响,医患之间要互相信任,通力合作共同面对疾病。
  听到孩子康复出院的消息,李苏伊“很欣慰”,并接受了家属的道歉。他现在最希望看到“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,希望他早日康复”;“至于之前的的不愉快,既然已经发生了,也改变不了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  “八毛门”发生后,李苏伊和深儿医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李苏伊坦承,自己“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”,但同事的关心,朋友的支持,还有老病友“专门打来慰问电话”,都让他很受鼓舞。而且他从未怀疑过自己当初的诊断。他认为,患者对医疗的不理解、对医生的不信任都可能发生,但“只要在工作中按照规章操作,遵循相关程序,通过科学的判断,就不怕出问题”。

卫生厅副厅长

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一直在微博上关注“八毛门”事件。廖新波认为“八毛门”不能直接和医德挂上钩,但公众对医院大检查、大处方的不满是不可回避的问题。 “大检查是存在的,主要分为四个原因:一是完全的大检查,为了奖金和医院的发展基金、人才发展和科学研究,因为政府的投入不足和没有投入,是医院走市场化道路的结果;二是医生为防止医疗纠纷发生之后的一种事前防范,是‘举证倒置’的结果;三是民众要求,尤其是有医疗保障之后的一种需求释放;四是有通过大检查来获取回扣,这是一种道德的问题。”
  廖新波也承认“大处方”的存在,而且相当普遍,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,缘于“以药养医”政策和政府的补偿政策、扭曲的医疗价格政策没有体现医生的知识价值所造成。 廖新波认为,“大处方”的存在也与“大检查”成因相似,而大检查更有市场,很多医院“盲目”地购买大型设备,有设备就有资金来源,就可以还贷,甚至可以分红。 但廖新波也提到,患者把不满和怨气全部撒到医院是不合理的,“不仅仅是医院的问题,更多的是制度的问题!”

医师协会专家

中国医师协会医疗风险管理专业委员会副总干事邱蓬鹭表示:“一名医学院毕业生,从成为主治医生大约要6~7年的时间,进而成为主任医师,天梯是非常狭窄的。医学有其复杂性,因人因事因时因机构对病情有不同的判断。”
  邱蓬鹭说:“医疗是稀有资源,更需要保护,否则对社会的伤害更大。全国340万医师队伍里,害群之马不超过1%。” 针对“八毛门”事件,她表示,建议陈先生先为孩子办理少儿医保,可分担一部分的医药费用,同时密切关注孩子的病情。她说,患者确实有权利去质疑,但是由于缺乏医学背景,很难听懂,即使有一定的医学知识,但是不同科室也很难体验,加上社会现实,本能对医生产生了不信任。
  她表示,“这其实与医疗机构一直不太重视公共关系处理,医生和患者之间沟通缺乏相关的专业环节”。深圳是国家关于建立“医患纠纷社会管理体系”的试点,具体内容包括“医疗责任险”、“人民调解”、“第三方调解制度”等。而目前,深圳已经在全市12家医院设置了医调室,由司法局所聘请的专职人员作为中立方来调解医患之间的沟通,以避免双方的情绪化冲突。而深圳市宝安区已尝试在司法系统下建立“第三方医调纠纷专家鉴定库”,以保证医疗鉴定结果的公正客观性。

陈先生

患儿家属陈先生在了解到有家长拒绝为孩子进行手术时深感不安。他本身也是医生,目前很担忧自己的案例加剧了医患关系的紧张,也影响到其他患儿家长的判断。他多次强调说,自己的案例只是个例,很担心其他不懂医学的家长不听医生的建议,而延误自己小孩病情。他说,“建议家长们还是要听医生的,我也是听从了广州医生采取保守治疗的建议,而不是自己下的判断。”
  他说,深感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,尽管不乏客观公正的报道,但是也有的是为了吸引眼球,令许多家长认为孩子已经治愈,“我的孩子并未治愈,而是目前根据广州专家的建议,实行保守治疗,如果被确诊为巨结肠,要等到孩子再大一点再做根除术。”他说,不想再引起对深圳儿童医院的负面影响,但是他本人有选择医院的权利。
  广州地区某三甲医院一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专家说,他从医30多年,以前医生在患者面前享有绝对的权威,患者一般都很相信医生。但近几年医患间的信任度却急速下滑,医患的信任危机不仅会影响到医疗秩序,而且反过来也会伤害患者,可以说双方两败俱伤。 八毛门

结局

陈先生的道歉信

9月18日,网友“热热的热干面”在微博中披露,患儿已经进入武汉同济医院小儿外科准备接受治疗。 道歉信
  10月18日,网友“李佳蔚的”在其微博中上传照片,内容为孩子家属陈先生的道歉信,其中提到孩子已经转危为安。 陈先生的儿子被确证为先天性巨结肠,10月19号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进行巨结肠根治术,28号康复出院,手术后宝宝体重增长一公斤。治疗费用为2万4千元。陈先生委托同济医院向社会公布了他的一封感谢信和致歉信。

医院及医生回应

听到孩子康复出院的消息,李苏伊“很欣慰”,并接受了家属的道歉。他现在最希望看到“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,希望他早日康复”;“至于之前的的不愉快,既然已经发生了,也改变不了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  “八毛门”发生后,李苏伊和深儿医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李苏伊坦承,自己“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”,但同事的关心,朋友的支持,还有老病友“专门打来慰问电话”,都让他很受鼓舞。而且他从未怀疑过自己当初的诊断。他认为,患者对医疗的不理解、对医生的不信任都可能发生,但“只要在工作中按照规章操作,遵循相关程序,通过科学的判断,就不怕出问题”。
  深圳市儿童医院回复 一、我们听到陈氏宝宝成功地实施了手术的消息,感到非常欣慰。希望孩子早日康复,健康快乐成长。 二、我院呼吁大家给予家长充分的理解和宽容,让孩子在安静的环境下安心养病,早日康复。 三、如果陈氏宝宝回到深圳,有医疗保健需求或需要后续治疗,我们医院将一如既往地为宝宝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。 四、感谢所有媒体和社会各界人士对深圳市儿童医院发展的关注,也感谢大家对我院工作的鞭策。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,将会进一步加强医患沟通,不断提高我院的医疗技术和服务水平,为广大少年儿童提供良好的服务。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下载蜜桃圈APP,爽片让你看个够!
加载中...

Copyright © 2008-2018